1. 首页
  2. 都市青春
  3. 男友失忆后我跑路了
  4. 男友失忆后我跑路了 第2节

男友失忆后我跑路了 第2节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他们同居的时间不,能够证明两人是侣的东西很少,她消灭了祁昀在这个房间生活的“证据”后躺在床上,还是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有不可思议。

宁染和祁昀是睡在一起的,原本的次卧被改成了书房。

祁昀没有提异议,他伸手碰了一放桌上的书本,这些似乎确实是他的东西,但又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她确实不喜祁昀了。

当她搬两人是同一家公司的员工,此时正在公司附近合租的份后祁昀似乎相信了不少,跟着一起来到了公寓。

祁昀顿了顿,他在思考。

“没事儿,”罗莹十分大度,“祁昀虽然撞了脑,但是也没受伤,还达成了大家都很满意的局面,这是什么?这是喜丧啊!”

好在书房里有一张单人床,也是祁昀加班工作的地方。宁染引着祁昀去了书房,“这就是你的房间。”

土匪般的豪迈。

宁染快速关了手机,去开门。

这导致宁染故事平平地讲完后觉得自己十分对不起罗莹,“我再给您重新来一段,显得跌宕起伏的。”

宁染:【祁昀失忆了。】

罗莹:【你是在讲你昨晚看的烂俗小说的剧吗?】

祁昀开,“你知电脑密码是多少么?”

两人还在说着,宁染听到敲门的声音,应该是对面的灰姑娘应该打扫完毕了,“等等再说,我先挂了。”

怎么说呢,有戒备心但是不多,她有想提醒祁昀载反诈中心app。

“能想起什么吗?”宁染好奇询问。

虽然知祁昀肯定听不到她刚刚说了什么,但宁染还是十分心虚,态度也格外客气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听完故事的罗莹十分满意,表示并不需要宁染的加戏,“我觉得这个局面非常好,你继续保持去。”

宁染被罗莹的用词震撼到,久久不能平静,“你是不是本不知‘喜丧’的意思?”

这是任何一个立足于于社会的人类都会在意的问题。宁染也知她的行为看起来十分可疑,但是她真的很没有耐心。

祁昀摇

宁染都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急着吃瓜的,罗莹最后一条信息是半小时前发送。

看来老天真的不挑剔,烧熏香和烧香祈祷一样有用。

罗莹:【今晚不是说肯定会有代吗!怎么样了!】

她十分自然地回到了主卧,关好门,动作畅地把放置在床柜上的两人合照放屉。

“好吧,”宁染耸肩,知这个房间虽然净,但对于祁昀来说作为卧室不太整洁。他估计一会儿就要化灰姑娘开始打扫卫生。

手中还残存着衣,宁染重新打量祁昀,昨晚书写的十五页分手信浮现脑海,心中突然变得无比安宁。

“厨房,客厅,洗手间,以及……客厅。”

宁染猜测祁昀此时手上的钱应该不多,所以最终还是向自己低了

宁染仔细想了想,不知该如何解释现在复杂的局面。

宁染的信息还没发完,罗莹的语音通话已经打了过来,她的声音充满了兴奋,有一熬夜追剧的不理智的兴奋,“快和我说说!”

“啊,怎么会?”“嗨,这不巧了么。”“嘿,像话吗?”“真没听说过!”

宁染:【现在这个局面确实是有狗血。】

*

祁昀顺着宁染手指的方向看去,依旧是陌生的模样。

她侧卧着打开手机,才看到罗莹发来的信息。

宁染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地给站立在旁边的祁昀纸向房的构造,敷衍得仿佛一个生锈的指南针。

罗莹:【不是吧不是吧你不会临阵脱逃了吧。】

宁染的故事讲的十分乏味,奈何罗莹十分会合。

罗莹:【快!!告!诉!我!】

在她松手前,青年已经从她手中回衣领,保持到更为合适的距离。祁昀微微皱眉,似乎有些反她的碰。

宁染看到祁昀白衬衫领因为她的拉扯而被迫低的血,他材清瘦,整个被自己拉扯得歪斜。

房间里最占地方的是台电脑,还有衣柜和一些放不去卧室的杂

这个距离对于此刻两人的份来说过于靠近。宁染松手。

宁染:【你好,祁昀车祸了。】

“对了,”宁染起,想起最重要的分,“还有卧室。”

宁染也赞同地,“虽然有对不起车祸的祁昀,但是确实达成了我的愿望。”

罗莹:???


【1】【2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