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精品其他
  3. 赌 (校园,1V1)
  4. 酒吧

酒吧(2/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“天呐——真是啊!”

林喜朝为了这趴还提前了一个发型。

“嘿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到底是不是诓我的?!”

但柯煜每每带上她时,都是一副学生气十足的模样,没见过她穿得太别类。

她还就真买了一个母发光兔裙,裙摆有隐灯,开启时,亮得都不用在宿舍开大灯。

程叩泊立指他,“你这破小孩儿在怪气些什么呢?”

还真有像林喜朝。

那天宿舍里讨论去派对的着装和造型,林喜朝摸着自己的发,说那我就cos一个母吧。

杯底现短句,乔沛意凑过来问她的是什么。

目光放得有些邃有些远。

程叩泊挨在他肩问,“你瞅什么呢?”

柯煜默不作声地打量了林喜朝半天,朝那块走。

呸呸:“啥玩意儿?”

本章尚未读完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柯煜是真来气的。

他也算是见过林喜朝多回了,对她那张乖脸记忆刻。

比如到了地方之后,门来一个白人小哥,穿着装扮,尺度非常大,他说他扮演的是一个被绳索捆着的假,后面撰住绳的就是他的女主人,他们俩床上SM,床第四

冬天来了,她发越来越,打理起来极不方便,就被室友们撺掇去剪了一个公主切

迪克小哥面前有个兜,里面装着各趣小玩,逢人就开始发,完事儿到林喜朝手里的是一盒飞行棋。

直到曲昕和她刚勾搭上的帅小哥端着几杯特饮走过来,说是一气喝光并读杯底的短句,能再兑一些酒

有一个角落却特别睛,有个白人小哥穿着发光的充气玩偶服,被人围成一圈在散着什么东西。

“不会吧不会吧?!”

脸上的表有些

以这个人为焦,旁边还侧站着一母散光兔裙的女孩儿,肩锁骨被打了光粉,细瘦白皙,颈间两质拉扣小choker,打扮得极其惹

程叩泊又看过去,直到远那姑娘转过脸,大小脸,正笑嘻嘻地接过她朋友递的一杯酒,不是林喜朝还有谁?

旁边人一直默不作声。

……

程叩泊收回视线,瞥向沉默着睨看那块的柯煜——脸有些臭的柯煜。

“我看到我女朋友了呢。”

柯煜说了句,“真巧,都不在。”

林喜

“嚯,妹妹在哪儿呢?”程叩泊眯着睛朝着灯球找人。

但以他的了解,这人已经在憋着火。

程叩泊仔细地认了认,侧脸确实是像的。

他是靠什么认她的,是她耳垂上还挂着和自己侣款的耳坠,这牌小众又是定制,他的是个耳骨夹,取来可以直接上她的耳朵,两人共用,极有辨识度。

他越瞧越乐,夸张,“绝呐,妹妹不会背着你来玩吧?”

“你觉得是就是。”

他扯着不断地往上添油加醋,比着那块竖了竖拇指,“妹妹今天真的辣。”

程叩泊拍了他的肩,心里了,从桌上抖烟摇晃脑地走开。

她抬看四周的朋友已经喝到一半了,没办法,只能皱着眉气喝光。

林喜朝穿来的时候还觉得很不好意思,结果万圣节人人独特,在来的地铁上,走在这片儿的大街上,比她夸张的人比比皆是。

酒吧的暗寂灯光,每个人都是团团独立的发光,谁也辨不谁。

林喜朝先浅尝了一是果味糖浆和各基酒混杂的味,也不算难喝,但酒味重,又是用威士忌杯装的,酒满。

林喜照已经被厚的酒味呛到脸皱成一团,她咙被烧得有难受,吞了两,打开手机电筒照杯底。

“她不是不喜场合吗?”

柯煜啧了一声:“我怎么觉着,”

“觉着什么?”

林喜朝抱着这盒棋也不敢多说话,一退再退离这哥们远远的。

女孩们用心打扮自己,互相化妆搞造型,一个赛一个的致。

柯煜叹气,用胳膊肘推开他脸继续走,一转却停住了脚步。
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